物。慾

 2023-12-20 阅读:598 点赞:114

每年到了父亲节,总想起那一次的心照不宣。

  从我小时候有印象以来就没见过老爸了,所以我对他的印象几乎是零,所有

  人都说我爸爸出远门。小三那一年,我搬进了一个家,我跟着妈妈喊厅堂里
那个

  和蔼可亲的人叫爷爷。客厅里的墙壁上挂着一个照片,妈妈说那是爸爸,直
到大

  一点,我才明白出远门的意思。

  记得小学时会有「我的爸爸」这类型的作文,我总写着那个「母代父职」的

  妈妈。而之后父亲节总是跟着妈妈、还有大伯一家人一起上餐馆庆祝,那种
感觉很奇怪。但我没说。随着自己考上大学北上就学,也跟自己大一届的直属学
姐交往,总之从我小大一到大二的这两年,我刻意跟家里疏离,暑假也假借打工
故意错过这个尴尬的庆祝活动。

  直到大三那一年,女友有一次无意接起我的电话,还是在我跟她啪啪时。(
那天女友提议在做爱时拿起手机扮演偷情已婚下属的熟女,告诉我的老婆他的老
公有多好用,就不小心在我妈打来时按下通话键还呻吟了几句好爽)。在一声狐
疑的「喂」跟数秒尴尬的沈默后。总之让我妈知道我交了女友,还邀她跟我一起
回南部玩玩,顺便藉着帮爷爷庆祝父亲节机会介绍给全家。她没顾着我疯狂摇头
的暗示,高兴的回答「好阿」。

  她不知道那句「好阿」,是我不想翻开却又深刻影响我的一页记忆。

  搭上最早回南部的高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了距离老家最近的高铁站。
那一年的8月,奶奶跟爷爷也是在高铁站地送我北上求学。妈妈就站在高铁票口
向我们挥手,看起来很高兴。接过手开着大伯汰换下来给妈妈的那台老旧轿车,
回到那个我住了十余年,熟悉却又尴尬的老家。

  爷爷依然硬朗,那时女友俨然就像是我家的媳妇一样,跟着我妈招呼着家里
的亲戚,并一同在客厅里喝着爷爷夏天特调的养生青草茶。街坊邻居那三姑六婆
总打量着我身旁的女友,一边跟我妈开玩笑说可以享福啦。

  那晚,依旧是我记忆里那个觥筹交错,热闹庆祝的父亲节。只是这次在阿公
的坚持下,地点从大伯经营的日式家庭餐厅换成了高级饭店。酒过三巡后总会有
人要出去呼吸新鲜空气(抽烟),阿公、大伯跟堂哥相连走出饭店抽烟,我妈跟
伯母还有堂嫂在逼问完我跟女友的交往过程后,则坐在一起讨论团购。

  饭店圆桌合菜有一种魔力,小时候跟着同伴在桌下玩捉迷藏,而现在女友跟
我却玩着偷情游戏,在随时可能被发现的空间里,彼此处在一个挑逗又很心痒难
耐的环境,女友时不时的往我牛仔裤的一大包摸着,摸到肉棒硬挺再回来继续聊
天,不断的假装讲悄悄话,但实际上用舌尖舔弄我的耳朵然后不小心的呻吟几声
,但挑逗完又正常的喝着桌上的饮料继续聊天。

  「我这样会不会很淫蕩,等一下被大家发现我不会认为我是一个淫蕩的女人
」。在我妈、伯母跟女友聊着我小时候的趣事,说要去上洗手间而推开包厢门后
,女友呼着酒气在我耳边说着。

  「是个变态的……ㄟ……妳」当我要逗弄她时,没想到女友一脚跨到我腿
上,侧身在我脸上亲了一下。我吓到说不出话来,看着对面的堂嫂专心看着手机
,没有发现女友的调情,我才鬆了一口气。但说真的,我喜欢女友这样的反差,
以及玩弄彼此的乐趣。总能让我乐此不疲。

  「你看裤底暖呼呼的,还有一点点湿湿亮亮的透明水渍附着在上面,哎呀…
…都你啦!谁叫公今天的表情太可爱了」

  在大家陆续回到包厢,看着手机里传来女友在厕所发来的LINE讯息。我
马上回着「湿湿黏黏就不要穿内裤了,连内衣都给我脱了,就这么想要在我家人
面前发骚吗」。当我发出去时立即就后悔了,我从来没有用这么命令式的语气跟
女友说话,在手机一阵沈默,当我想道歉的时候的时候。手边传来LINE的震
动。

  「淫蕩的XX等一下就脱掉内衣跟湿答答的内裤,但我没有带包包。所以我
只好放在旁边的亲子厕所啰(๑>؂<๑)」下面还附上脱下的内衣裤照片。

  我不动声色地跟席间的长辈招呼要去上厕所,推开包厢的门我直接拉着服务
生问着厕所在哪 然后就小跑步地过去。发现亲子厕所的门是锁着,我脑海里闪
着无数个可能,焦急地直跺脚。直到开门的是女友,我直接拖着她进去锁上门。
才发现女友的内衣跟内裤穿回去了。

  我的眼神兴奋地盯着女友上下打量。

  「这乐趣当然是留给老公啰」,她被我看得满脸通红,不好意思地说着。

  我紧紧的抱着女友,手不自觉的在他的腰间盘旋,吻过双唇的嘴唇轻咬女友
的耳朵,不断的用淫语挑逗她。「妳的每一声呻吟都让我激动」我撩起女友的A
字裙立马拉下她的内裤,收进我裤边的口袋。

  「内裤怎么已经湿透了呢?」

  「还不是因为你」

  「我怎样」我的眼神透着让她不得不屈服的霸道,女友第一次害羞的撇头。

  「转过去背对我」

  「嗯」女友眼神那一丝的崇拜感让我体内突然涌出一股欲望。

  我将女友连身洋装背后的拉鍊拉开到胸罩扣环的位置,逐一解开胸罩扣环,
内衣脱掉后随手扔在地上。双手伸进洋装揉着她早已硬挺不已的乳头,亲子厕所
前还不时有人敲门及走动声,那个平时超爱扮演癡女的女友,此时竟然极力压抑
呻吟声,时不时地露出害羞的神情。我喜欢这一瞬间带来的刺激与快感。女友对
我手指直接伸进去勾弄着他的私处,不断地提醒她开门后有可能被人发现的慌乱
感到羞耻。而套一句网友常常说的话,羞耻正是调教的第一步。

  「羞啦~我们在外面啦~大家」

  「大家怎样」我手指捏着阴蒂,女友冷不防的啊了一声叫得出来。

  「我认输了我认输了」女友赶紧跟我求饶。

  「来不及了」 我将一根手指插进去阴道。

  「呵…呼呼…(喘息)…呜呵…呼」女友叫得跟A片里在野外青姦的女优一
样。

  「求你~」

  「干嘛?」

  「干我!」

  我没有直接脱下裤子把我早已硬挺的阴茎插入女友的阴道,而是更用力快速
地用手指在女友的阴道里进进出出。

  「不要这样子....好舒服.......不行了, 真的不行了...
呃...」

  正当我的食指顺着中指将两根手指指腹黏着女友阴道上方轻轻的左右转动时
,她的右手突然用力向后抓着我的手腕。「想要......」女友的声音细的
跟蚊子一样。我拨开女友紧握的手顺势将她拉近我的胸膛,勾起手指在女友阴道
里上下来回跟做爱一样抽插。只剩下呻吟的女友任我摆布,嘴里不断重複着「啊
」、「想要」跟「高潮了」。直到几次高潮后女友有些腿软,双手要抓着洗手台
两侧的护栏才能勉强站着。

  不知道是不是就是那种氛围让我大胆,我从裤子后面口袋抽出女友的手机
,开启录影模式后放在地上,镜头往上正对女友赤裸的下半身。跟裤子半脱地以
站立后入式的姿势进行冲撞的我。 这次我没有像平常保持绅士风度的顾忌,就
只有用力跟不停地冲刺与抽出。

  没有一丝的犹豫,我们第一次解开公共场所性爱的成就,事后她说第一次意
识到自己多么淫蕩。那一天,她的淫水直接滴在手机萤幕上,而溅起的水花滴在
厕所磁砖上。伴随着女友的高潮,与镜子里映着两人都趴在洗手台上的身影。在
完事后彼此简单整理一下衣服,缓慢扶起并紧紧抱住站不稳的女友。另外我则打
开女友的LINE,将刚刚拍的将近五分钟短片传给我自己后,结束这紧张刺激
的一回合。翻开手机盖才发现,靠北已经过20几分钟。

  回到包厢座位的我,推说带着女友在饭店逛逛。女友害羞地帮我跟大家说抱
歉,但彷佛在座的人都知道怎么一回事似的窃笑。 这种尴尬在堂嫂一句「年轻
真好」中转变成哄堂大笑。最后再举起酒杯祝阿公父亲节快乐中结束。

  去饭店时我跟堂哥两台车,但堂哥因为明天要到日本出差,再加上大伯喝了
点酒,婶婶不会开车,所以嘱咐堂嫂开他的车,晚上在载大伯跟婶婶回家。他直
接搭客运先回家。本来去的时候我妈坐我的车。这次回去,婶婶硬是拉着我妈搭
堂嫂的车。

  「才五分钟,你变快枪侠啰」女友在我开车返家的车程,一边看完刚刚拍的
影片,假装因路程颠簸靠在我身上附在耳朵旁边小声地跟我说。「晚上就知道,
我会玩到妳叫不敢」我想说女友会吐槽我,没想到她却一本正经地笑着说「嗯!
我等着」。

  这是一个怎样的节奏......怎么回我家一趟,女友就M属性觉醒吗。
管他的,反正身为学姐男友的我,也难得Man一回。

  停好车跟女友在客厅里看电视,不久就听到爷爷跟大伯讲话那爽朗的笑声。
他们回来了。一样闲话家常,一样陪着爷爷聊天。现为化妆品专柜柜姐的堂嫂拉
着女友一直聊天,还从我妈房里拿出许多化妆品让女友试用。正好堂嫂娘家也在
老家附近,堂嫂回娘家吃晚餐。而我们这边的晚餐就由婶婶张罗,晚餐后大伯、
婶婶跟我妈陪着阿公打麻将。

  我们当然也没閑着,在一句「老公,我先跟你说今天内衣我好像放在餐厅厕
所耶」后,开启了意淫的想像。「在我们后面进去的,好像是一个妇女推着轮椅
的老伯伯进去吧,看到妳的内衣被扔在地上.....老伯伯会不会.....


  「老伯伯会勃起吧,拿起妳的胸罩闻着给她媳妇看」我说着。

  幻想就是开了一个头,一切就都会合理地推展。我拿起女友从行李箱拿出等
会洗澡要换上的内衣闻着。女友的眼睛亮了。接下来的幻想与角色扮演就容易进
入状况了。在厨房跟房间都留有我跟女友激情后的痕迹,还在完事后装成什么事
都没有的帮麻将桌上的长辈收拾杯盘。

  「爸,你家己身底着爱卡细腻一点」(爸爸,你要注意自己身体健康)客厅
里传来大伯宏亮嗓门的声音。「我知影啦,恁叫小丽开车嘛爱卡细腻,驶卡慢咧
,阿珠,妳替我送一下进仔」(阿公回着我知道并叮嘱堂嫂开车要注意安全,还
让我妈替阿公送送大伯婶婶)。但阿公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奇怪,像是有点雀跃跟
期待。

  而正当我妈在门口送走大伯时,我跟女友却在爷爷房间旁充当储藏室的小房

  间里。被欲望盖过理智的我们,任由彼此的湿热的舌头不断的舔弄着。「阿
珠阿

  ,阿爸着拜託妳照顾」从小房间里拉起的窗帘缝隙里,窥见婶婶趁大伯去停
车场

  跟堂嫂会合的空档,将妈妈拉到那靠近小房间的骑楼走道。从包包里拿出包
装袋塞给妈妈,只叮嘱了一句「别让他等着了」。婶婶说着边赶妈妈回去。

  「为为佮伊彼个查某朋友咧,洗身躯没」听到爷爷突然向走回客厅的妈妈问
起我跟女友。下一秒老妈回着「伊透早着坐头车帮转来,伊今仔载可能卡早困吧
,伊头拄仔洗身躯料有讲明仔载欲扎伊的女朋友出去踅踅」(今天他一大早搭首
班车回家,可能比较累吧。他刚刚洗完澡跟我说 今天要早点睡,明天想要带着
他的女朋友出去玩)

  在爷爷连续说着「哦、哦」的回答后,老妈的声音在「而且……」之后突然

  变得很小声,在房里的我压根听不见,接下来就接到妈妈一句「阿爸!我已
经放

  好烧水,你先去洗吧」(已经帮爷爷放好洗澡水,让他先洗)。然后又不知
道俩

  人小声说了什么,妈妈回着「我知影」。

  听着玄关防盗门「咯吱…呀……………咣喀」打开又关上的声音,以及骑楼
那的老式那种蓝色铁卷门降下的「哗啦~哗啦喀」的噪音。我大胆地拉开窗帘并
打开电灯。

  「坏蛋!」女友察觉到我逐渐胀绷的胯部笑着说。我面向着窗退到墙边,解
开皮带,而女友心领神会地蹲在我面前,用微微发抖的双手,解开了我的裤头,
拉下拉鍊,隔着我的四角宽鬆内裤迫不及待把鼻子贴近,低声说着「臭臭的味道
」后,她用着舌尖轻轻的从我阴茎底部沿着最粗的那条筋往上舔,直到在马眼处
打转,双手不断地挑弄着在我的两颗蛋蛋,看她吃的津津有味,使我愈发兴奋,
肿胀的更厉害。

  突然我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就拉着女友躲进小房间里的壁橱衣柜。我抱紧女
友手捂着她的嘴示意有人来了。从衣柜的缝隙看得出来进房间的是我妈,手里拿
着的是购物平台的包装袋。她打开包装,里面是两套一样平口马甲塑身衣。妈妈
撕开其中一套。「原来伊尬意这款ㄟ」(原来他喜欢这种款式)。

  不夸张,虽说小时候常常看着妈妈在我的面前更衣。但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
,连脱一件又一件再寻常不过的衣服都这么的性感撩人。

  「看我!儿子只能看妈妈我,我是你妈,扮演你喜欢的那种妈妈。」

  挤在我身后的女友,一边用双手捂着我的眼睛一边说着。我转头面向用气音
说话的女友「别胡说」我一样用气音回覆。「鸡鸡是不会骗人的,只是说个妈妈
就让你这么硬梆梆的吗!」我们四目交接,儘管我极力否认的撇头,但下一秒女
友下意识强硬地吻我。事实胜于雄辩,当女友吻上我的嘴,她的舌探入了我的嘴
,舔着我脖子时学着我妈跟我说话的口吻叫着我的小名。那不经意的「啊哈」呻
吟,真切地让我联想到跟我妈做爱这件事,我们的舌头在彼此嘴里嘟噜噜噜地上
下移动,就像AV里欲求不满的熟女人妻们用发出淫蕩声响的舌吻诱惑儿子。

  「虽然有些害羞…但是毕竟妈妈自你爸爸离开后这么多年没有做爱,妈妈会
怕!但儿子你今天在厕所干得妈妈感觉真是舒服,妈妈有些后悔这些年没做爱了
,还是你要让后面那个老伯伯干我....」女友用气音学着我妈特有的声调,
那声里透着的只有色气可以形容。紧抿下唇的我仅只有2、3分钟就到了极限。

  她只用眼神就能让我不得不屈服。

  在「吧嗒」一声轻声关门的声音过后将我们拉回现实。

  「走了」我用气音提醒女友。我们走出衣柜,坐在地上沈默了好一阵子。「
对不起」我跟女友几乎是同时间向对方说着。

  「但我是认真的,我跟你坦白说,我喜欢被你佔有,尤其是帮你把我当成你
妈的那一瞬间,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你想不想。」面对女友那真诚却又充满
欲望的眼神让我感到迟疑。女友站了起来,在我面前脱下身上的所有衣服。然后
随即而来的是一个不可置信的表情。「…妳……」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全裸的女友
从小房间洗衣篮里捞出妈妈几分钟前刚才换下的内衣裤。女友首先拿起妈妈的胸
罩,闻了闻胸罩内里那乳房的一侧味道后穿上。

  「你看!妈今天为了你,Bra里还塞水饺垫,谁叫儿子就喜欢盯着人家大
奶看呢」当女友调整肩带时,将胸罩的上半部分向内折,露出乳头。从内里抽出
两片水饺垫磨蹭乳头后丢给我闻。「儿子帮妈妈拿内裤来」女友对着不知所措的
我娇声喊着。我将刚刚妈妈换下的内裤拿给她。

  女友看着内裤里的分泌物犹豫了一下,看着我说「妈可能月经快来了,分泌
物多了些」。「不要……啦…那髒,换一件吧,我去拿」我心疼地抢过内裤说着
。女友却吻了我说「没关係,而且我也想要这样玩一次」。说着女友用手拉开内
裤一脚一脚套进去,细心地按照内裤痕迹穿上去,还乔一下让分泌物刚好「黏」
在女友

  的私密处。

  正当女友换装秀告一段落时,客厅关灯。我妈可能想说我们可能都睡了,于
是听见她穿着拖鞋走回房间的声音。但我妈大概没想到我们就在这一楼的小房间
里,而她换洗的贴身衣物现在正穿在女友身上。

  (这次在我妈的坚持下,还是让女友睡二楼客房,我睡二楼那原来是爷爷的
主卧房,而这几年因为照顾去世前的奶奶,妈妈睡在爷爷房间旁边,而爷爷住在
二楼。直到奶奶去世,爷爷才搬回一楼)

  色胆真的是玩出来的,女友要我带着悄声地到客厅拿我妈的化妆包玩后,再
回我房间。她心细,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的相片,在客厅用几分钟的时间依样画
葫芦化着我妈的今天的妆容,而我则蹑脚地从玄关拿走我妈今天穿的高跟鞋,跟
塞在高跟鞋里的丝袜。正当我们想要回二楼的房间时,突然听到妈妈房间里讲手
机的声音。我跟女友又紧急躲回小房间。没多久妈妈开了房门到客厅。而后房门
关上。

  回到小房间的女友没顾得上我贴紧房门听着外面的举动,当我转头时,她正
穿上妈妈今天的裤袜,今天晚上还没仔细看。「是妈今天穿的?」我不可置信地
指着女友穿上的肤色的珠光油亮丝袜,女友笑着点点头没说话,勾起在巧拼地板
上的高跟鞋,是一双5公分左右的楔形高跟鞋,因为妈妈的鞋号比较小,女友塞
进高跟鞋的脚背有些鼓,一字扣紧勒着脚踝。女友得意地在我面前像伸展台走秀
走了几步,最后也从洗衣篮找到今天穿的无袖洋装穿上。

  「帮妈妈拉拉鍊」我站在身后帮女友拉拉鍊,但从内衣裤、丝袜到衣服都是


  妈的味道。「看起来你妈挺骚的呀」女友见我不肯拉链拉到底开玩笑说着。
「妈是有韵味,今天穿的这么漂亮,这样儿子会想吃掉妳」干!我真他妈的对着
扮着妈妈的女友说出来了。

  「等一下喔,妈妈会让你整个晚上吃掉我」

  女友坐在QQ椅上,拿着刚刚从我妈化妆包里拿出跟今天同一款的口红再补
着妆

  我从QQ椅背后轻咬着女友耳朵「妈,你知道涂口红的意思吗,那是告诉儿
子可以干妈妈的嘴喔」。说完我从她背后转身跨一大步面对女友。女友在我的白
内裤上留下玫瑰色的口红印。

  「儿子,妈妈想……」女友边说边伸手熟练的拉下我的内裤,整个手掌轻轻

  的握住老二龟头,慢慢往下紧握。接着像是玩起亲子默契游戏。「啊……」
的一

  声,女友抬头仰望着我张大嘴巴。我在嘴里酝酿了口水跟痰,由高而低朝着
女友

  的口中流泄。而她在这时用储存了我跟她口水的嘴巴含住阴茎。

  就是AV女优癡女片中那种迅速的吞吐着。

  如果淫蕩有状声词,那么我想就会是吸吮阴茎的声音。

  我拉着QQ椅到墙边坐着,女友跪着,她舌头开始舔弄着蛋蛋,还不断的闷
哼着。含进嘴里轻轻吸,舌头在嘴里按摩画圈着,沈醉地左右交替,我拿起手按
下手机的摄影键,在龟头跟女友的脸颊之间,牵出了长长一条丝。

  「我想拍下妈妈淫蕩的一面,跟镜头说些话吧,记得要吃着儿子的鸡鸡边说
」女友真说了,还一味地学着我妈的语气。连我都不敢相信,这样的刺激感让我
更硬了。

  直到隔壁传来爷爷习惯的咳声跟开门声。

  我不管女友此时依恋的吃着肉棒,「妈妈,有人啦」。我急忙推开跟女友说
着。

  「这时间还会有谁啊,你阿公吗。就让阿公看也没关係啊。看见自己孙子的
鸡鸡被媳妇含着,说不定他的老鸡鸡还会硬起来」接着说「如果阿公的鸡鸡硬起
来,你会让他干我吗?」见我不说话,她低头埋进我跨下,龟头感到一阵温热,
含的好紧。女友很贪心地一口含到底,整个阴茎被热热的嘴巴包覆。

  原以为女友刚刚的玩笑语,不过是我们的闺房情趣。人生就是充满了那么多

  的BUT,墙边传来爷爷的声音,更重要的是,还有妈妈的声音。

  「阿爸我按呢打扮好看吗」(我这样穿美吗)

  「当然好看,来!过来! 恁北好哩家在拄才先吞一粒威而钢,绝对要给妳
叫不敢,脚给我打开」(当然好看,过来爸爸这里,好在我刚吞一颗威而钢,今
天晚上一定要干妳干到叫不敢)

  「阿爸!不要这么粗鲁,会痛」(爸爸不要这么粗鲁,会痛)

  「看起来今天不是很爽啊 阿珠!你平常不是叫得很骚吗,我喜欢听你说你
是那个什么,那个什么阿」

  「欠人干的媳妇」女人回答着,是妈妈的声音。

  一墙之隔听着这些,我脑中开始回想今天妈妈的打扮,以及刚刚婶婶拿给妈
妈的东西。望着放在的那件塑身衣,妈妈有没有穿着高跟鞋套着珠光丝袜呢?「
儿子变得更大了」。女友的话让我涌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是兽欲。

  我一边抬起下巴一边粗暴地摁住女友的头,在听着隔壁房里的几分钟呻吟,
与吞吐的声音,当我感到身体一哆嗦时,跪着的女友眼神迷离地看着我,我很有
默契的站起来,她的舌头早已经不安份的在舔我的阴囊。我到现在都印象清楚,
我的阴茎在她的嘴巴上方,她边舔阴囊边射出来,第一下喷到头髮,然后射了一
堆在眼睛,鼻子,脸颊。瞬间女友的脸上,溅上一层浓稠的白色精液。

  女友不断地逗弄射完精的阴茎,「儿子的鸡鸡消下去好像麵肠喔」。女友左
手抓着消下去的阴茎,拇指刺激龟头,另外四指就好好将阴茎握好。右手则用手
掌夹住龟头,稍微的旋转摩擦龟头。才过个几十秒,我就感觉身体有一点颤抖感
,才刚射完精的我又开始绷紧大腿。

  「慢慢的变大了唷」女友对着我说着,然后趴到地上,对着我把屁股翘起来
,用手把阴唇掰开。简短地说着「儿子干我」那个语气是有种命令,但又不失成
熟的温柔。那一瞬间「妈妈」跟「女友」的角色叠合在一起。我直接把我的再次
挺直的阴茎直接塞进去,意外的紧。这次没有压抑,我跟女友一如在家里的激情
、呻吟与淫语调戏。整个房间再次充斥淫蕩的撞击声跟淫叫声。

  我知道,女友知道,隔壁房间的俩人也知道。

  「嘶~~~啊!!干!妈妈,儿子好爽」我闭上眼微仰着头喘息着,双手抓
着女友的腰挺进深处,快速的在她体内撞击。随着几次的抽插,我们两人的连接
处已湿漉成一片,发出阵阵水泽声突如其来的深插,打开女友的开关

  当我一直说着「我不行了,不行了,要射了,我要射了」时,女友也喊着「
呜哇啊.....妈妈也好爽啊...干我...拜託儿子...干我...我
受不了了...身体好痒.......」而一墙之隔的房间也传来阿公深喘地
说着「咱嘛袂当输少年人阿」跟妈妈「阿爸ㄟ懒觉就大支,让人家看到它内裤就
湿,干乎阮就爽.....阿阿阿」

  『摁....』转变为正常位的我亲吻着女友,仍能感受到女友发出的呻吟
。我的舌头绕着女友的唇画圈圈,那口红的味道却是我妈的,「不要这样看我,
会让妈妈更觉得自己欠干」

  「XXX,妳就是我欠干的淫蕩妈妈」我几乎是用吼的,扭腰用力地撞击。

  「我是.....阿爸的欠干新妇,为为ㄟ破麻妈妈」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隔
壁先传来妈妈传来这一句。

  「我要射进去!」我对着女友说。

  「我今天危险期......」女友脸部泛红地对我说,但她却腰部一拱
让我阴茎停留久一点。射完精的我闭眼沈醉趴在女友身上喘气。今天第5次了吧


  「你是我最爱的男友,生日快乐」,其实连我都忘了那一天是我的生日

  老家乡下的夜晚依旧沈寂,这次我没能管其他人的看法,直接抱起累瘫在地
的女友,公主抱地将她抱回房间。在经过爷爷房间时瞥了一眼。轻歎一口气。对
着门内说了声「晚安」。

  有一种温柔叫做心照不宣,最终隔天我起床时女友早已梳洗完毕从客房的浴
室走出来,昨天那套衣服不见了,她走到我面前,吻了我。「我喜欢亲吻,那是
一个能最好传达自己爱意的一种方式,我真的渴望着你,所以别说抱歉」 。连
忙像背部的日常一样,赶我去刷牙跟沖澡。

  我跟女友下楼,仍是那个熟悉的妈妈跟爷爷,我跟女友没有芥蒂地陪着他们
聊起北部求学跟打工的一切。爷爷看我的眼神有些改变了,但who care
。他还是那个和蔼的爷爷,只是在我跟女友在老家多玩了几天的晚上,多了些属
于男人专属的话题。

  在我们準备离开的时候,他突然拿一个红包给女友,请她好好照顾我。一个
大红包,当女友想要婉拒时,妈妈突然很正经地说就当是我们家下聘了。等为为
毕业后之后我们在好好谈吧。女友说分明有看到我妈关爱的眼神下有些落寞。

  坐在返回北部的高铁上,女友神秘地从后背包李拿出一个包装袋。「这不是
…」 看着我疑惑的眼神,女友肯定地点点头,包装袋里是那一套未拆封的塑身
衣。「阿姨说这件就给我,还有......」女友从包装袋里拿出另一个盒子
,是一盒保险套。「她说你是一个不太会说话的人,但是一个温柔的人,像你爸
爸一样。她要我好好照顾你」。我无言以对,用力地牵紧女友的手,对她说着「
爱妳」。

  「傻瓜,我也爱你。」女友靠在我的肩上,突然想起什么似地轻声问着「你
爷爷

  离开时跟你单独说了什么?」

  「没什么阿,几句闲话家常」

  「骗谁呢,闲话家常还特地支开我跟你妈」

  「是真的」

  「真的是属于我跟爷爷的祕密」

  ---------------------------------
----------------

  「为为阿,阿公合你讲彼些查某郎齁,干互伊爽就欸乖乖听话」(爷爷跟你
说这些女人都一样,在床上把她干爽了就会乖乖听你的话)

  爷爷用下巴指了指在门口跟我妈讲话的女友。「这个查某囝仔袂䆀,你知影
意思了齁」就我记忆以来,这是阿公第一次笑得这么魔性。以至于我总忘记了那
一天他跟我说了什么,只记得作为结论的这一句,以及偷偷塞到我口袋里的1万
元的红包。

  我跟他不一样,我在高铁上看着熟睡女友的脸庞自言自语说着。

  或许是暑假意外发生的这件事,让我妈觉得那个不喜欢回家的儿子变了,感
觉能融入那个家。积极地要我带着女友在中秋连假一起回老家烤肉。女友那时正
忙着準备企业实习,我就没约她,推说我阿公要我中秋回家一趟。

  或许真出于一种女人天生的第六感。在我準备搭车的前一晚,刚下班进门时
喊了我一声,我走到玄关,看着穿着制服套装高跟鞋的女友直接抱住我,办公室
那冷色调的空调味道混着女友淡淡的香水味,稍微拉起套装已经不长的短裙,看
着包覆在黑丝袜下的肤色大腿。

  「欸~色鬼老公,你在看哪里」女友说着却自己捲上短裙,露出被黑丝袜包
裹的臀部,完美曲线一览无遗。艳红色的内裤透过黑丝,散发出暧昧的情欲。「
你都多久没碰我了」,女友主动蹲下拉下裤子,就含吃着我的阴茎,就冲着看到
制服套装、黑色裤袜跟高跟鞋,还蹲在我面前,是男人都会有感觉。然后再让她
背对我面对大门,直接将她黑丝袜跟内裤一起褪到膝盖处,直接背后式插入!

  结束后女友看我一脸满足样,就说「餵饱老公后才不会让你有机会『干』你
妈」

  我愣了一下,察觉到我的不悦,女友连忙说开玩笑。我的双手紧紧的从后方
抱住了女友,让她整个人埋入我怀里。「那你要加油啰,我回去这几天我们有的
是时间做爱,我妈很淫蕩的,连我阿公都能上的人,我这个当儿子的也能干」。
我在女友的耳边吹气说着。

  「变态老公」

  「我变态呀~但那个扮演我妈跟我搞乱伦的妳是」

  「淫蕩妈妈」

  女友淫浪的呻吟让我每一次的挺进都更加的猛烈。找个女人压在身上,肆意
的摸着赤裸的躯体,抚摸那光洁的腰身,用舌头舔过细腻敏感的小腹和阴部。最
好还能捏弄她们发胀的乳房,狎弄它们直到那身体忍不住的颤动,渴求。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快停下来...呜啊啊啊」听着女友无力
地呻吟着,我却加大摆动幅度,不断的进入又滑出。

  「敏感啦」我在女友体内射完精后半疲软的阴茎挑逗地藉着扭腰在阴道内滑
动。

  「我真的好爱你,不能没有你」

  「我也是」

  往后的日子里,我只有两次在梦里回忆起这一切。第一次是妳出席我的婚礼
那天晚上,记得我跟我妈第一次为了坚持将妳放在家人那一桌而吵架,婚宴当天
,我妈还特意去妳所在的「大学好友」那一桌找妳。但她发现那一桌没有妳的身
影,妳刻意躲着她,躲在一个男方亲友桌,那是给老家乡亲的桌次。

  「一定要幸福喔」当新人敬酒时,妳特意拿着酒杯敲着我的酒杯。「我会的
」那天我这么说。第二次就是几天前参加妳的婚礼的那天晚上,妳在第二次进场
前请妳妹妹交代我偷偷去找妳。

  「妳真的很漂亮,恭喜妳」我看着换完二进礼服的妳说着。

  「嘴巴还是一样甜。看到你过得不错,听别人说年纪轻轻混到主管职啦,我
听我

  妹说你老婆没跟着来」

  「她现在在学期中,忙阿,而我被老总派到南部出差,刚好有空,明天一早
的班

  机回去」

  我没说这次出差是我主动争取的,而我老婆也不知道我过来参加她的婚礼。
我们聊着这几年来的事,分手那一天,我们说好将一些事尘封在我们的记忆里。

  「终究是我的问题」我说着。

  「其实我知道当我逾越那条线时,我们的关係就会结束了,对了!这个给你

  」她从行李箱拿出一个礼物盒。

  我打开礼物盒,是那当年那一件性感塑身衣。妳看着我望向妳的眼神,笑着


  「我一次都没穿过」。礼物盒里还有一张纸,写着:

  每当想到这一段,总是已经无法自己,而且变得很渴望这奇妙的感觉

  「其实我也是」当送客与宾客留影合照,本不想合照的我被摄影师要我站在
靠近新娘旁边时,我对着妳说。而我也决心冒了一个险,在这一群宾客準备离开
时,偷偷地跟她说,我会订走你隔壁那间房。

  然后,我握着新郎的手,笑着说恭喜。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

友情链接

返回顶部